热搜: 估值  姑获鸟  哪个哪个  豫剧  豫剧下载  孟津
 
当前位置:主页 > 传媒杂谈 > 内容

耀客传媒或赴港IPO募资1亿美元

发布日期:2019-01-07  浏览次数: 174
耀客传媒或赴港IPO募资1亿美元

1月3日,据彭博社援引匿名知情人士透露,知名影视制作公司上海耀客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计划赴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可能募资至少1亿美元,募资目标、上市地点等发售细节可能根据市场情况而有所变化。耀客传媒方面表示不予置评。

彭博汇总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在香港上市的娱乐公司平均下跌了39%,基准恒生指数下跌了18%。腾讯控股资金支持的美国电影制片公司STX于2018年10月表示,由于市场状况不佳,于1年前拟定的IPO计划暂时搁浅。

2017年4月,耀客传媒在新三板终止挂牌,当时公告称“为配合公司经营发展需要”,被视为IPO的前奏。在从新三板撤退一年零八个月后,耀客传媒传出IPO消息并不让人意外。流动性差、融资差是影视公司从新三板撤退的主要原因,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在“广播、电视、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业”的全部123只新三板股票中,有40只股票从挂牌到现在,一股成交都没有,成交额为零,其中唐人影视挂牌两年零融资。另外大环境恶化加剧了业绩压力和信息披露压力。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年至少有38家影视公司宣布从新三板摘牌,与去年同期的15家相比翻了一倍多,包括乐华文化、嘉行传媒、唐人影视、大地院线、盛天传媒、基美影业、德纳影业、原石文化、锐风行、唯众传媒、中汇影视、金色传媒等。泛文娱公司至少有50家摘牌。被上市公司并购、独立IPO、借壳……这些中小影视公司在逃离新三板之后何去何从?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有IPO的命。或许结局一开始就已经写好了。

估值13亿的“价值洼地”,腾讯阿里双双注资,IPO对赌期限将至

相较于估值75亿的柠萌影业,巅峰估值50亿的嘉行传媒,估值13亿的耀客传媒有国内最大的“价值洼地”之称。

创始人吕超及高管团队为资深制片人出身,一直以来倾向于“编剧中心制”,与多位知名编剧资源绑定,例如六六工作室通过上海耀盈持有耀客传媒约2.7%的股份。早期剧集《心术》《离婚律师》和《女不强大天不容》等颇具社会话题性的口碑爆款与此不无关系。

2015年12月挂牌新三板后,耀客传媒进行了一系列资本运作,共设立投资了7家公司:通过定增发行750万股,募集1.46亿元;斥资4000万收购悦凯影视5%股权,进而推动宋茜参演《幻城》;斥资800万美元布局海外影视合作。

其估值偏低的原因,一是艺人经纪板块薄弱,明星效应不足,二是剧集产量较少,且近年来在转型过程中爆款缺失。在五年当中共出品十五部剧集,平均每年3部。赶上“大IP+流量”风口的《幻城》虽风评不佳,却助力耀客传媒在2016年上半年实现3.1亿营收,同期增长501%。《幻城凡世》《鬼吹灯之黄皮子坟》等则口碑与播放量一路走低,《泡沫之夏》同样收视低迷。

耀客的资本之路一直为人关注:早在2014年,腾讯系按照7亿元估值投资耀客3500万元,并与其展开网剧定制合作。2017年10月,耀客获得阿里系的云锋基金领投,腾讯、乾元资本、远东宏信、瑞力投资、国中创投等跟投的数亿元融资。

在获得腾讯和阿里的融资注血之后,耀客传媒在提升产量与质量方面颇下了一番苦功,2018年操盘剧集多达13部:最近,耀客传媒与企鹅影视联合出品的青春剧《人不彪悍枉少年》刚以10亿播放量和豆瓣评分7.6分收官。目前,耀客传媒有四部重点待播剧,分别是张雪迎主演的《白发王妃》、吴秀波唐嫣主演的《无名侦探》、《人民的名义》续集《人民的财产》、张一山张嘉译主演的《大叔与少年》,或许会一改其近年来爆款缺失的窘境。

值得注意的是,其资产负债率高于其他新三板知名影视公司,连续几年资产负债率保持在75%以上,带来了较高的经营风险。在头部剧集普遍制作费用破亿的情况下,拓展融资渠道、走向境外IPO是必然之选。

另外,耀客在2014年8月实现A轮融资700万元时,与领投的昆山分享投资签订了一份IPO对赌协议,承诺“若2019年12月31日未能实现IPO,则投资方有权要求耀客传媒回购股份”。

对赌协议到期已不足一年,A股上市则极为困难,2017年仅有三家文娱公司获批: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和中广天择,且严格意义上都不是影视公司。时代院线、新丽传媒等IPO申请都未能获批,成为后者卖身阅文的直接原因。另外在时间上也更有可控性,相比A股IPO普遍两年以上的时间,计划香港上市的公司一般在6-12个月左右可以完成。赴港大抵是其当下最好的选择。

至少50家文娱公司逃离新三板:各自结局早已写好?

“逃离新三板”从2017年至今,不但没有削弱,反而有越来越强之势。

作为中小企业的逐梦乐土,号称“中国纳斯达克”的新三板曾经是众多影视企业借道登陆资本市场的首选。新三板的爆发时机也与明星资本的爆发契机息息相关。有的地方政府出台了最低二三十万至最高几百万的补贴政策,以鼓励企业积极申报新三板。

陈鲁豫持股的能量影视、杨丽萍创立的云南文化、杨幂入股的嘉行传媒、胡歌入股的唐人影视、孙俪刘诗诗入股的海润影业、孙红雷入股的青雨传媒、韩庚周笔畅持股的乐华文化等大批明星资本加持的文娱公司纷纷挂牌。

2017年成为转折之年,新三板新增数量比2016年缩水了70%。随着税务风暴来临,影视行业监管加强,明星资本遇冷,2018年主动摘牌的文娱公司则更多,其原因与下一站走向各有不同,同时结局也似乎一开始已经写好。

第一类是有着优势资源,谋求加快融资进程,寻求IPO可能的文娱公司。嘉行传媒终止挂牌时表示:“公司目前处于一个快速发展阶段,考虑到目前融资周期较长和信息披露成本较高的原因,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的决策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加快融资节奏,扩大经营,拟申请摘牌。”此外还有传出IPO意向的耀客传媒、咏声动漫与唐人影视。后者于2018年3月公告中声明“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辅导备案登记材料,正在接受上市辅导。”同样试图从新三板转战主板的乐华、和力辰光、开心麻花等均冲击IPO无果,因此这条路漫漫而长远。

第二类是冲击IPO无果后,转而谋求被上市公司收购间接上市。例如以三次冲击IPO失败后,被阅文集团以155亿溢价收购的新丽传媒,间接降低了自身风险。以及被万达影视收购,谋求注入万达电影的新媒诚品。

第三类是自身业务、人员、资金等出现严重问题的文娱公司,不得不摘牌。以2年间亏损8亿的基美影业为代表。

在证监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借壳上市行为受到严厉打击。而动辄几十亿的买壳成本,也远非一般小公司可以承受。因此借壳上市不属于影视企业从新三板摘牌后的主流出路。

普遍具有业绩波动性大、风险高、受舆论环境影响大等特征的文娱影视公司,在寒冬中最好的应对之道,或许不是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而是准确为市场把脉,踏实回归内容制作本身。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14-2018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