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估值  姑获鸟  哪个哪个  豫剧  豫剧下载  孟津
 
当前位置:主页 > 三味书屋 > 内容

錢穆先生:中國人之必讀書

发布日期:2018-12-30  浏览次数: 54
錢穆先生:中國人之必讀書

每一個民族,均有其人人必讀之書。自朱子起,六百年來人人必讀之書為四書。《論語》、《孟子》為我國兩千年來必讀書。《大學》、《中庸》則為六百年來所定。意《莊子》、《老子》亦當為必讀書,固儒道兩家已有兩千年歷史,對中國文化影響最深最久。

朱子定《論語》、《孟子》、《大學》、《中庸》為四書。四書固當讀。余意今日人人當必讀《論語》、《孟子》、《莊子》、《老子》四本書。姑名之曰「新四書」可也。

中國人之道理,萬變不離其宗,均包含在《論語》、《孟子》、《莊子》與《老子》四本書中矣。

《莊子》有三十三篇,此書最難讀。如能讀通此書,其他書亦易讀了。故讀《莊子》可訓練讀古書之能力。

莊子之文章乃中國千古以來之好文章。吾人學韻文當讀《離騷》;學散文當讀《莊子》。但此兩書亦為最難讀之書。

余從前愛讀《莊子》、《離騷》。只要喜歡,不懂暫且可不理。凡喜歡者,要懂亦會省力些。人當培養讀書之心情,則必會產生讀書之趣味。學習任何事物,必先喜愛之,才能變成懂。

莊子不但是曠代哲人,又是絕世大文豪。其思想高,文學亦高,但很難讀。但吾人求學當永遠向不懂之處鑽研,才會有進步。

漢時人講黃老之學,魏晉後才講老莊之學。蘇東坡曾說過,他尚有很多話想講,後來讀到《莊子》,才知道都被莊子講完了。

 

錢穆先生:我的讀書方法

我在一鄉村小學中教書,而且自以為已讀了不少書。有一天,那是四月初夏之傍晚,獨自拿著一本東漢書,在北廊閒誦,忽然想起曾文正公的家書家訓來,那是十年來時時指導我讀書和做人的一部書。我想,曾文正教人要有恆,他教人讀書須從頭到尾讀,不要隨意翻閱,也不要半途中止。我自問,除卻讀小說,從沒有一部書從頭通體讀的。我一時自慚,想依照曾文正訓誡,痛改我舊習。我那時便立下決心,即從手裡那一本東漢書起,直往下看到完,再補看上幾冊。全部東漢書看完了,再看別一部。以後幾十冊幾百卷的大書,我總耐著心,一字字,一卷卷,從頭看。此後我稍能讀書有智識,至少這一天的決心,在我是有很大影響的。

又憶有一天,我和學校一位同事說:不好了,我快病倒了。那同事卻說:你常讀論語,這時正好用得著。我一時茫然,問道:我病了,論語何用呀?那同事說:論語上不說嗎?子之所慎,齋、戰、疾。你快病,不該大意疏忽,也不該過分害怕,正是用得著那慎字。我一時聽了他話,眼前一亮,才覺得論語那一條下字之精,教人之切。我想,我讀論語,把這一條忽略了,臨有用時不會用,好不愧殺人?於是我才更懂得曾文正公家訓教人切己體察,虛心涵泳那些話。我經那位同事這一番指點,我自覺讀書從此長進了不少。

我常愛把此故事告訴給別人。有一天,和另一位朋友談起了此事。他說:論語真是部好書,你最愛論語中哪一章?這一問,又把我愣住了。我平常讀論語,總是平著散著讀,有好多處是忽略了,卻沒有感到最愛好的是哪一章。我只有說:我沒有感到你這問題上,請你告訴我,你最愛的是哪一章呢?他朗聲地誦道: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我最愛誦的是這一章,他說。我聽了,又是心中豁然一朗,我從此讀書,自覺又長進了一境界。

凡屬那些有關人生教訓的話,我總感到親切有味,時時盤旋在心中。我二十四五歲以前讀書,大半從此為入門。以後讀書漸多,但總不忘那些事。待到中學大學去教書,許多學生問我讀書法,我總勸他們且看像曾文正公家訓和論語那一類書,卻感到許多青年學生的反應,和我甚不同。有些人,聽到孔子和曾國藩,似乎便掃興了。有些,偶爾去翻家訓和論語,也不見有興趣,好像一些也沒有入頭處。在當時,大家不喜歡聽教訓,卻喜歡談哲學思想。這我也懂得,不僅各人性情有不同,而且時代風氣也不同。對我幼年時有所啟悟的,此刻別人不一定也能同樣有啟悟。換言之,教訓我而使我獲益的,不一定同樣可用來教訓人。

因此,我自己總喜歡在書本中尋找對我有教訓的,但我卻不敢輕易把自己受益的來教訓人。我自己想,我從這一門裡跑進學問的,卻不輕易把這一門隨便來直告人。固然是我才學有不足,而教訓人生,實在也不是件輕鬆容易的事。

問我何所有,山中唯白雲。只堪自怡悅,不堪持贈君。山中白雲,如何堪持以相贈呢?但我如此讀書,不僅自己有時覺得受了益,有時也覺得書中所說,似乎在我有一番特別真切的瞭解。我又想,我若遇見的是一位年輕人,若他先不受些許教訓,又如何便教他運用思想呢?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14-2018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