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估值  姑获鸟  哪个哪个  豫剧  孟津  豫剧下载
 
当前位置:主页 > 三味书屋 > 内容

十八城书店走访记

发布日期:2019-04-15  浏览次数: 165

“书店盈利吗?”在书店行业工作了12年的孙谦自嘲不能免俗,因为,这是一路上她最经常向各家书店老板提的疑问。

从3月14日至3月30日,孙谦与3位书店从业者,沿着东南沿海,开着一辆用来装书的面包车,走访了18座城市的51家中小型书店。

他们来自于“全国中小书店联盟”,这是2018年5月孙谦成立的线上社群。群里最初只有几十人,而今有400多位民营书店老板和出版人,不断有人离去,却有更多人涌入。在虚拟空间里,他们讨论最多的一个问题,仍然是中小书店在当下究竟如何生存。

什么是好书店

3月30日晚上,最后一站,南京。孙谦在分享会上提及上海之行所见的一家书店——

曾经,卖书送咖啡,收益甚微;后来,卖咖啡并赠等值图书,却换了一番天地。买咖啡的人多了,书也卖得动了。

一路行,最大的城市就是上海。孙谦当然知道“上海的书店太多了,就算待上一个礼拜,也不可能全部探访完毕”。那么多书店,各美其美,孙谦一行的初心是发现更多好书店,因此特地挑了几家从未去过的书店——不广为人知,却各有独特体验。

比如,上海第一家办理租书许可的乐开书店。女主人叫“蜗牛”,真名是赵艳苹,2011年离职创办乐开书店。坚持了4年后,受困于租约、不归还书的租书者以及其他压力,她被迫关店。

2018年暑假,赵艳苹与素来支持她的丈夫开了一辆“书车”行走中国。车是租来的,车上载着书与家人,历时58天,行驶9000公里,将书带去了许多原本没有书的地方。

如今,新店终于开张。赵艳苹选择开在杨浦区一处众创空间,“我们选择的图书,都是值得被一读再读的书”。

到底什么样的书店才是好书店?在“全国中小书店联盟”的群里,有过多次争论。

“有人说只要能赚钱的书店就是好书店,但也有人说,好书店应该担负一定的社会责任。”孙谦对记者说,“如果靠着卖盗版书或者只卖畅销书赚了钱,又怎能称为好书店?”

从郑永宏和康海燕2002年第一次踏上宁波到枫林晚书店正式开业,也就21天。夫妻俩跑去宁波的旧货市场买来铁架,搭结构、拧螺丝,搭起了三面墙的书架。在杭州枫林晚书店的表哥调来了第一批货,由于手头实在没多少钱,第一批书连书架也没摆满。

刚开业时,有开过2年书店的老板进店逛了一圈,留下一句劝告,“你这店开不到几个月就得关门”。郑永宏却格外有信心,“只要把书进好,这些爱书的人一定都会过来!”

门口书架上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一排汉译名著,为他们吸引来第一批忠实书友。23平方米的小书店里,除了书架,连个座位也没有,但不少书友站在书架前挑书看书,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

康海燕用之前在杭州书店最后一个月的工资,印了一叠宣传单。夫妻俩壮着胆子,跑去宁波新华书店门口发,也骑了2小时自行车去宁波大学,往学生的车篮子里塞。有宁波大学文学院的教授循宣传单找来,也因为教授的推介,2003年4月,枫林晚书店第一次有机会进入宁波大学的书展。

郑永宏犹记那天,他一手扶着自行车把手,一手小心翼翼扶着后座的3包书,骑到宁波大学,半天时间书就被抢购一空。不少学生兴奋地告诉郑永宏,“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好书”。光是那天,郑永宏就挣了4000多元。

很长一段时间,宁波爱书人中流传这样一句话——“外面找不到的书,在枫林晚都能找到。”甚至,夫妻俩为了扩大规模搬离第一家店面时,房东几度挽留。

然而,在南京的分享会上,孙谦抛出了一个问题——“有谁知道或者听说过枫林晚书店的?”举手的人寥寥无几。尽管最早创办于杭州的枫林晚,22年内在不同城市开设了多家店;尽管,台下观众已是爱书人。

一家书店,如果仅仅凭借选品的眼光和对书的热爱,没有低价甩卖的资格,没有连锁复制的资本,没有“独家”的教辅资源,能坚持多久?就算坚持得久,又能活得多滋润?

“你们盈利吗?”孙谦问乐开书店的赵艳苹。

“可以啊,很少,但当你不需要很多的时候,足够了。”赵艳苹笑了。

被绑架的情怀

在苏州的分享会上,孙谦与一位写作者起了争执。这位写作者用2个月写出一本书,这本书目前放在“慢书房”里卖。“他一直称赞老板有情怀,在他看来,这个社会需要更多像慢书房这样有情怀的书店。但我觉得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些书店的难处。”孙谦始终觉得,情怀是书店老板自己的,不该被绑架。

“如果书店有一天遇到困难,濒临倒闭,您会来支持吗?”她最后忍不住问。

“那可能就没办法了。”对方不再作声,中途离席。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14-2018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