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估值  哪个哪个  姑获鸟  豫剧  孟津  豫剧下载
 
当前位置:主页 > 三味书屋 > 内容

一个家庭“诞生”两位护士 女承母业 妈妈开心

发布日期:2019-05-16  浏览次数: 121

如今,“护二代”已经越来越罕见了。

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也是母亲节,这两个节日同时属于邹文花和黄芊母女俩。她们都供职于清远市人民医院,妈妈邹文花是女性康复中心盆底专科护士,女儿黄芊是麻醉科手术室护士。

而今,“医二代”已经越来越少,“护二代”更加罕见。对于护理工作,邹文花母女俩有着相似的看法:既苦且累,但是在救死扶伤的路上,护士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这也是支撑着她们坚持护理工作的精神支柱。

坚守护理岗位33年她说“能熬得住”

今年是邹文花从事护理工作第33个年头。1986年7月,她毕业于韶关地区卫生学校护士班,被分配到韶关市始兴县人民医院工作,1994年4月调入清远市人民医院工作至今。

当时正值医院创“三甲”,正是用人之际,同年11月她被聘任为妇科护士长。当时妇科从妇产科大科分离出来,新成立的科室各方面都刚刚起步,在专业上需要全新的专科护理知识。她虚心向年长的护士长学习,带领护士们积极进行专科知识培训,并利用夜晚时间准备评审资料。由于在“三甲”达标期间成绩突出,荣获了“三甲”达标的银牌。

在三十多年护理生涯中,她印象中,工作最忙碌的一天就是在刚调入清远市人民医院那一年。她回忆说,当时医院ICU没有单独成立,那天晚上她正值夜班,不仅同时要照顾多名患者,其中还有不少是危急重症患者,“几乎整个晚上都没停过,连写记录都没有时间。”早上八点半交完班后,她继续加班写记录,加上科室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她帮忙处理,直到中午十二点才回家,紧接着就是急匆匆冲凉、洗衣、做饭,下午两点钟躺在床上,可是休息不到两小时,四点钟又得接手开始上夜班了。当时的她感到非常迷茫,痛哭了一会后,调整心态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护理工作是真的很苦很累,但是我能熬得住。”邹文花说,在小时候她就上山砍过柴,挑过米,种过菜,从小就养成了吃苦耐劳的性格,“对比我们那个年代的同龄人,护理工作又相对算是轻松的。”

护理工作很苦很累,可是在邹文花看来,护理工作在苦和累中描绘高尚,铸造辉煌,“当我看到患者把生命托付给我时无助的眼神,当我看到自己用百倍努力,把一个个生命垂危的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时,面对那些被抢救回来的生命,那些来之不易的欢笑,我就会感到欣慰,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快乐。”

对患者不能“有求才应”要做到“未求先做”

翻开邹文花的简历,会发现一个特点,她的履历很丰富:先后担任妇科、产科、妇产科、神经内科护士长。她笑称,自己也算是一个“全科护士”了。

先后调往多个科室工作,对她的业务素质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了进一步提升专业素质和水平,适应现代医学的发展,邹文花克服生活困难,购买了大量的专业书籍,利用业余时间坚持自学考试,用三年的时间完成了全部课程的考试,并于2001年拿到了中山医科大学成人自学考试大专文凭,成为当时医院为数不多的护理大专毕业生。

2008年,她顺利通过英语职称A级考试,2009年4月参加妇产科护理专业副高职称知识考试,取得262分的优良成绩。还积极参与护理科研的实施、资料收集,撰写论文,2009年8月申报妇产科副主任护师已获通过。2012年11月,她调到妇产科门诊专职从事女性康复工作,考取了盆底康复国家级证书及欧洲一级证书。

“由于调往多个科室工作过,即便到现在,还有不少老病号能够叫出我的名字。”邹文花说,护士要提供优质的护理服务,才能赢得患者的肯定,以往是患者“有求才应”,到后面的“未求先做”,护士现在会主动关注病人的吃、喝、拉、撒,及时进行评估,及时进行有效的护理。

在神经内科工作期间,科室收治了一位来自云南的外来务工者,患者入院初期右侧肢体偏瘫、认知力记忆力下降,无法表述自己的身份。在患者身无分文、无家人、无朋友的“三无”情况下,科室本着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立即为其进行诊治。因患者已经多日无洗漱、进食,身体异臭难闻,邹文花和管床护士一起为病人进行洗脸、洗口、剪发、洗头、擦身、翻身、清理大小便,并拿出钱为患者买粥吃,送牛奶、面包、水果,喂食,做肢体功能锻炼,扶其坐起,扶其站立,搀扶其行走,协助联系家人等。病人病情很快治愈,但家人拒绝来院接走病人,这时邹文花又请医院相关人员帮忙联系救助站,把病人送上了回家的路。事后病人还多次打电话来表示感谢。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14-2018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