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估值  姑获鸟  哪个哪个  豫剧  孟津  豫剧下载
 
当前位置:主页 > 星光剧场 > 内容

阿瑟·米勒:剧场内外,那些身负时代烙印的人们

发布日期:2019-04-15  浏览次数: 69

阿瑟·米勒:剧场内外,那些身负时代烙印的人们

1983年春,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受邀来自中国,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他的头号大戏《推销员之死》。

阿瑟·米勒

按:“由于苏联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的影响,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十几年里,中国人在戏剧方面只知道高尔基、契诃夫、易卜生以及他们在中国的追随者。60年代,中国只有八个样板戏可以上演。这些戏与其说是反映真实生活的富有想象力的作品,不如说是政治宣传。”美国剧作家阿瑟·米勒的这番话展现了他在1983年春天受邀来到中国,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他的头号大戏《推销员之死》时候的背景。

阿瑟·米勒被誉为“美国戏剧的良心”,他的《推销员之死》植根于强调通过个人奋斗以获得更好生活的“美国梦”式的社会背景,对于刚刚从样板戏的岁月出来,开始展露开放态度的国度而言——米勒敏感地意识到——它似乎显得陌生且难以理解。

在排演的两个月时间里,阿瑟·米勒以日记的方式,记录着自己和演员们接触磨合的过程,以及在戏剧之外所见的陌生人的日常生活场景。米勒以一个外来者和戏剧人的视角,关注一出戏剧在跨文化传播的过程当中,如何经历转译,在不同的文化背景当中激起涟漪。与此同时,通过这番经历,他也更加清晰地看到,一个国家的历史、政治和文化是如何影响着人们对道德、集体、理想的理解的。他对于当时的时代精神的这番体察和记录,对于三十多年后的中国人来说,也是极为珍贵的历史记忆。

经出版社授权,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在此节选书中部分篇章,以飨读者。

剧场内外,那些身负时代烙印的人们

文 | 阿瑟·米勒

周四晚上,我们为两位音乐家把戏从头到尾过了一遍。我放弃了豪华的电影配乐,这两位音乐家将指挥与协助剧中配乐的演奏。到场的还有三十来岁的在北京执业的美国女律师贺诗礼(Jamie Horsely)、她的年轻司机以及司机的一位朋友。这出戏显然征服了他们,包括贺诗礼,尽管她觉得很难跟上剧中极快的语速——虽然她的中文已经说得很流利。人艺的顶头上司刘厚生也来了。他六十多岁,早年也当过演员。对这出戏他是为之倾倒。看起来中国人完全能够看懂这出戏。这真的可能吗?我感到欣慰的是,在剧中推销员和保险的概念被解释得意外的好。威利在对白中讲到了他是干什么的,他怎样做那些事情;保险的程序也被提出来,解释得相当明白——这多少有点奇怪。这会儿我才认识到,这种做法多少能够解释,为什么这出戏在不同文化背景的许多国家都能获得极大的成功。不过,我仍然做好了遭遇中国观众对这出戏无动于衷的准备。

关于中国文化的封闭,我跟英若诚有过一场有趣的讨论。有天早上,我们由这个题目说到中国的两种主导思想——儒家思想和马克思主义。我原没有想到,按照儒家思想划分的等级,作为商人的推销员的社会地位很低。儒家思想定义了一个人从出生到入土所应遵循的行为准则,君臣父子夫妻兄弟等纲常概念如同一张垂直的网,让想要超出常规的个人无法动弹。在这之上的马克思主义又加给人们一系列的责任。

看英若诚和波士顿女人在旅馆房间这场戏时,我不禁想到“贞洁”这个词。演员刘骏全凭自己把这角色创造出来——我怕自己会逾越中国人在两性关系上的禁区,于是由着她自己表演而未加指导。我不知道他们认为哪些是令人厌恶的,哪些是色情的。她随着音乐上场,一条白纱巾从伸出的手臂上垂下,她一边轻笑着一边转着圈,靠近心事重重的威利。按照剧本,有一处,他们应当接吻。演这一幕时,她投入英若诚的怀中,把脸背向观众。在台下,她对着一长串沿墙的镜子练习舞步。她请我们去她家里——她家在郊区,得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才能到——可是当我们答应要去的时候,她又显得极为慌乱,因为她家只有一个房间。我对她同样是演员的丈夫的副业很感兴趣,他似乎在养殖一种大鱼。也许她还会同意我们去她家里。剧院大厅陈列着演员和周恩来的照片,她也在里边。

对于英若诚,我一直在努力让他变老。他虽然没有运动员的体型,但明显不像是60岁的人。衰老是威利的故事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他试着脚步迟缓,做一点事情就会气喘,可惜他每每演得过火——这也在所难免。要是给他戴上白假发,也许会容易一些。我发现在末尾的威利种花时遇见本那场,他蹲下把种子口袋放在地上。我向他指出这一点,他看着我,显得茫然不解。我这才认识到,中国人习惯了蹲的姿式。在路口汽车站等公共汽车时,人们蹲下来休息。其实,那的确是一种很好的休息。我不再干涉了。

阿瑟·米勒:剧场内外,那些身负时代烙印的人们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Copyright © 2014-2018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